临舟子

瘦金体学徒,新人文手,日常乱写,更新随缘。

萤火(3)

-主cp岛凉
-幼驯染设定,中岛大山田3岁

“我找不到你了。”
“我在那里等了很久,可是我不能再等下去了。”
“我想见你,所以我来找你了。”

3.

-

山田跪坐在榻榻米上聚精会神地缝着一个扫晴娘,脚边堆着断掉的丝线和缝制不佳的次品。
三年过去了。也不知道他在东京怎么样了。

这三年里,山田为了考上东京的大学,拼了命地读书。他不是特别聪明努力的人,可是为了那个潜藏在心头的,小小的愿望,他加倍地努力着。所幸如他所愿,可以去东京了。
可以有机会见到他了。

在中岛还没离开的时候,他就常常听他说起东京的见闻。
在无数个慵懒的午后,或者月色如波的晚间,两人闲坐在檐下,吃茶点或者合时令的水果,听中岛讲高高矗立在天际的东京塔,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银座,还有春日里烂漫了半个天际的樱花。
彼时的他看着中岛说起东京时眼睛里亮闪闪的光,心下除了对繁华都市的向往,还有微微的酸涩。
“这里有什么不好吗?为什么总是对东京念念不忘呢?明明这里也有樱花的啊,还有……”他扯着中岛的袖子一脸认真地看着他,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他咬了咬下唇,便停住了,面靥上晕开一片施了胭脂般的薄红。
中岛只是微微笑着,眉目间是满溢的温柔。他伸手揉了揉山田的头发,“我知道。这里也很好。有樱花——”
他突然低头靠近山田的耳畔,“也有你。”
然后他便如愿地看到山田的面颊哗然红了起来。

「所以呀,你为什么还是离开了呢。」
「果然还是你从哪里来,最终还要回到那里去……吗?」

咬断丝线轻轻打好结。山田看着手中的成品满意地露出微笑。
相见的日子大概快要到来了。
一定,一定可以在东京见到你的。

-

看着那个小小的扫晴娘,中岛愣愣的,突然觉得手和脚,甚至于身体都不知道该安放于何处。
他突然不知道自己该做何反应了。
心头压抑了许久的情感巨浪一般地汹涌而来,淹没且摧毁了了他辛苦维持至今的理智壁垒。苦涩的,甜美的,暗淡的,明媚的,那些本不属于海水的味道和颜色,此刻却充盈了他的心头。
他要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大的悲欢击垮了。

他的眼眶蓦然红了起来,酸胀无比。他抬手拭了拭眼角,却意外的干燥。
为什么呢。
明明……明明是想哭的情绪啊。

「是曾经哭的太多了,所以最终连眼泪都无法流出来,只能在心头郁积着难过的情绪吧。」
心头有小小的声音温柔地叹息着。

-

再过半个月就要动身去东京了。
会见到他的吧,一定能见到他的吧。

夏末时节的深夜,连蝉鸣都比往日弱了些许,山田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他的指尖眷恋地拂过枕边那一只小小的扫晴娘。
仿佛上面还残留着那人指尖的温度一样。
他侧头凝视着窗外隐约闪动的萤火,神思恍惚间,眼前渐渐浮现他和中岛的种种。
他突然想起了中岛曾许下的那些愿望。
在山中的神社,摇一摇铃铛后双手合十时一脸专注的模样。
最后的花火大会中岛向着炸开的烟花喊出的被风吹散的话语。
他好想去问中岛,那些愿望如今都有没有实现。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他突然翻身下床穿好了衣服,一副准备出门的样子。
他要去山上的那个神社。

「最后一次了。」
「请让我们的愿望实现吧。」

-

山田到达山顶的神社的时候,天空仍是黎明曙光将来之前黑黢黢的样子。
他凭着记忆走到了抽签箱前,抽了一张出来。他用手电筒照亮手中的签纸,上面赫然是大吉。
似乎是受到了鼓舞一般,他走到铃铛之前,深吸一口气,摇了摇铃铛,双手合十开始许愿。
「希望可以在东京再见到中岛裕翔。」
「希望可以和中岛裕翔永远在一起。」
「神啊,我是不是太贪心了呢。如果实现不了的话,求您一定要保佑中岛裕翔可以平安快乐地生活下去。只要他能快乐的话,我怎样都可以。」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我能知道他当年许下的愿望。」

神会不会觉得我太贪心了呢。
下山的时候天色已然蒙蒙亮了,他看着微明的天色,突然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一夜没睡的困倦也开始涌上他的头脑和四肢。
山田眨眨眼,努力地让自己清醒过来。
可是疲倦仍然如潮水一般控制不住地涌上来。
仿佛浑身的力气都要被抽空了一样,一时踩空,他整个人软软地栽了下去。
耳边原本微弱的蝉鸣突然愈发聒噪了起来,在失去意识之前,他只看见眼前纷飞的萤火模糊成了晕开的光点。

「神啊,无论发生了什么,都让我去见他吧。」
「拜托您了。」

-

中岛看着手中的扫晴娘陷入了沉思。
可以确定的是,是山田的手艺没错,和多年前自己的衣襟被林间枝叶划破,山田缝补在那件衣服的针脚如出一辙。
他还记得,那时候山田缝在他衣襟上的是一片竹叶。
“因为裕翔像竹一样清爽挺拔呢。”在他问道为什么要绣竹叶的时候,山田回答道,眼睛笑得弯弯的,盛满了月下盈盈的水波。
我知道是你,可是又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你呢。
你明明……
中岛不愿再想下去了。
每每想到山田与他分离之后发生的事情,他的心便忍不住痛苦地颤动。
「明明……明明我们马上就可以相见的了。」
中岛的双手控制不住的抖动,眼眶酸胀欲裂,可是依旧没有泪水。
在他刚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哭到泪水仿佛流尽了一般。
大概他的泪水真的是为他流尽了吧。
中岛缩在墙角,双手抱住头,整个人蜷成一团,喉间发出呜咽般的悲鸣。

「不要哭哦。」
「我已经见到你啦,扫晴娘也终于交到你手中了。」
「看着你生活的很好,我已经没有遗憾了。」
「忘了我吧。」
那个小小的声音又在心头响起了。
带着熟悉的音调与温柔。
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中岛从手臂间抬起头,眼睛因为难以置信而睁得大大的。
他环视房间,除了他以外却是再无他人。
是因为过于思念他出现幻听了?
不。
绝对,绝对不是错觉。

他站起来,整个人都在颤抖,一双眼睛似乎要射出绝望却欣喜若狂的光。
一滴透明的泪自中岛眼角而下,流畅地滑过他眼下的泪痣,最终凝在他的唇角欲落未落。

“凉介,是你吗?”
他声音颤抖地问道。


-

缓缓(1END)

-主cp岛凉
-无脑短小甜饼,非常碎碎念的流水账
-两个人平凡的一天


-

因为通告的缘故,今天中岛醒得格外早。
清晨四点,他醒来的时候,山田还窝在他的怀里睡得正沉,时不时地咂一下嘴,发出一声梦呓。
蒙着雾气的日光从窗帘的缝隙渗进来,悄然地拢在他的脸上。中岛看着他在朦胧光线下显得愈发白皙的皮肤和随着呼吸轻轻颤动的纤长睫毛,心下一片柔软。
「你能在我身边真是太好了。」
他吻了一下怀中熟睡的恋人,便动作轻轻地下了床。

-

山田醒来的时候身边空落落的,他伸手拂过被褥,早就没有那人熟睡时的温热了。
他抬头看了看时钟,才不过七点。
那家伙今天起来的格外早啊。
他随手扯过床边叠得整整齐齐的中岛的睡衣外套,披在身上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来。外套上混着洗衣液和中岛惯用的沐浴露的气味,闻起来令人顿觉安心不少。
在吐掉牙膏泡沫的时候,山田看着两个人并排放在一起的漱口杯和另一支牙刷,皱起了眉头,表情变得微妙起来。
鲜果薄荷的甜美中混进了一丝巧克力的气味。
他看着蓝色的漱口杯里的巧克力牙膏一脸若有所思。
他是笨蛋吗。
山田笑着摇了摇头,洗了把脸便走到了餐厅。木质餐桌上放着中岛手写的一张字条,「やま记得吃早餐。」旁边是蒙着保鲜膜的米饭、竹荚鱼还有味增汤。
果然是充满中岛风格的和食呢。
他揭开保鲜膜,味增汤的香味便萦绕在了鼻间。
“いたたきます。”

-

已经开始拍摄的中岛突然重重打了一个喷嚏。
是感冒了吗?他摸了摸鼻尖,不由得紧了紧外套。
早晨七八点钟的日光是温暖柔和的,软软地覆在他身上,就像山田轻轻抱着他一样。
他突然想起来了很久很久以前,山田在阳光下笑起来的样子。
眼睛弯成新月,倒映在瞳孔里的日光恍若是一把洒在空明泉水里的细碎金箔,既泛着澄澈的波痕,又闪着星辰日月的明光。
「綺麗い。」

“中島さん,要准备继续拍摄了哦。”
中岛回过神来,应了声好,便调整状态准备接下来的拍摄了。
可是他总是忍不住在想宅在家中的那一位。

「不知道やま起没起来呢。」
「希望他能喜欢吃我做的早餐呢。」

-

午饭的时间刚过,外面便下雨了。
山田窝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看着玻璃上交错的水痕,游戏机和漫画乱七八糟地扔在手边。
他太无聊了。
房间早晨起来后就打扫好了,买来的漫画杂志也正好看完,已经肝到500级的游戏果然觉得还是和别人一起打才有趣。
可是知念和冈本今天都有工作,有冈那家伙和伊野尾出去了,相熟的前辈也有事情在忙,大概今天没事干的人只有自己了。
……
所以说还是继续宅在家里好了。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他还是从沙发里爬起来换好衣服去了超市采购晚饭需要的食材。
他一边在一排一排的货架间挑选着需要的调料与蔬菜,一边想着晚饭做些什么。
果然还是炖金目鲷和莲藕吧。
他肯定会喜欢吃的。
山田这样想着,因为困惑而微微皱起的眉头也松开了。

“…………虽然这样不太礼貌,但是还是很想和您说,您和山田凉介长得很像哦。”
“就是杰尼斯的很火的偶像山田凉介啦。”
身边突然响起了软软甜甜的声音,他偏过头,只看见一个穿着制服的女孩子一脸羞涩地笑着,看样子大概是高中生。
“您带着口罩看不出来整张脸的样子,但是眼睛真的很像的。”
“不管是形状还是那种温柔还闪着光的眼神都很像的。”
山田一时愣住了,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只好对她温柔地笑一笑,压低嗓子说了一句“ありがとう”之后,便笑着和女孩子告别了。
“虽然声音很低沉不过也是很像的……”
“为什么会这么相像呢……”
“难不成……えーーーーーー!”
身后的女孩子的碎碎念传进山田的耳朵,他在口罩下微微勾起嘴角,内心忍不住ふふ地笑了起来。

-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中岛回来了。
出乎他意料的是没有笑眯眯地站在玄关和他说一句“たたいま”的小可爱。他本来是打算进门后便抱住山田然后揉一揉他软软的头毛的。
而现在,小可爱缩在沙发里好梦正酣,游戏机落在地毯上,液晶屏幕上是大大的GAME OVER。
中岛从卧室里抱出来毯子轻轻地盖在他身上,便拎着刚刚买的一袋草莓进了厨房。
正洗着草莓,只听见身后一句带着尚未睡醒的奶音的“yutti”。中岛笑着回头,山田已经从背后抱住了他,柔软的面颊在他背上乖巧地蹭了蹭,“今天回来的好早啊。”
“因为想着やま所以干劲十足,提前结束了工作就回来了哦。”
“整整一天都在想家里的奥さん呢~(^з^)”
“……晚饭吃什么,我没有准备哦。”
“胡说,我明明在厨房看见了奥さん买回来的金目鲷和莲藕呢~”
身后的人咳了一声放开了他,回身走向客厅,中岛只能看见山田僵硬的背影和乱发中露出的一点通红的耳尖。
可愛い。
明明在舞台上是性感撩人又闪闪发光的star,为什么私下会这么可爱又纯情呢。
不管过了多少年都没变过呢。
真好啊。

-

吃完晚饭后,山田懒懒地靠在沙发上用手机刷新闻,茶几上放着一盘吃光了一半的草莓,浴室里传出哗啦啦的水声。
过了一会,水声停了之后,他便被拥进了一个散发着好闻味道的怀抱里。
中岛刚刚洗完澡,身上只披着一件浴袍,露出来的一小片胸口还带着水汽,头发湿漉漉的,水珠顺着发尾一颗一颗地滴在山田的颈侧。
薄荷味道清淡却汹涌地传过来的时候,山田不易察觉地抖了一下,那一瞬间似乎心脏漏跳了半拍。
不过他把原因归结于滴在他脖颈的冰凉的水珠。
不过要承认的是,不管过了多久,不管多少次——
我都是会为你心动的。
“不要头发还没干就来呀,领口都被你弄湿了。”一个佯装恼怒的上目线扫过来,“坐好别动给你把头发吹干,不然要感冒的。”

山田的手指温柔地扫过中岛的发间,“yutti的发质很好呢。”一边说着,指尖一边带了一些力度按摩着中岛的头皮。
“我也很惊讶啊明明都染烫或者漂色好多次了。”
“真是让人羡慕啊~”指尖的力度多了一点撩拨的意味。
中岛被山田的手指撩得心痒痒的,他伸手关掉吹风机的开关,右手扣住山田的后脑,抬头直接吻了上去。
依然是是草莓的甜味呢。
把山田抱在怀里并继续加深这个吻的中岛心情愉悦地想道。

「太犯规了。」
一吻结束后,中岛看着怀里的山田不由得如此想道。山田自眼角至面颊都飞上了薄薄的一层绯色,一双眸子氤氲着水汽,微微红肿的嘴唇微微张开,其中牵出的一缕银丝滑下来凝在雪白的颈子上。
“yutti太狡猾了。”还这样微微喘息着,缩在自己的怀里,带着不同于女子的娇媚说着这样的话。
“山ちゃん就是在诱人犯罪。”
语毕,中岛便选择性无视了山田骤然瞪大的双眸,咬住他颈侧凝着口水印迹的雪白皮肉,俯身将他压在了沙发上。

-

山田在中岛怀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十点了。
中岛睡得香甜,一条肌肉结实的手臂搂在山田腰上,把他紧紧扣在自己怀里。
山田看着中岛的睡颜,目光在他的嘴唇和上唇的那道疤上描摹了许多遍后,他闭上眼,轻轻吻了上去。
睁开眼却猝不及防对上中岛充满笑意的双眸。
“早安哦~奥さん♡”
“……⁄(⁄ ⁄ ⁄ω⁄ ⁄ ⁄)⁄早安。”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End.

_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题目叫《缓缓》的原因首先是因为最近一直在听《天地缓缓》这首歌,大概灵感源于此。
两个人相伴已久,习惯了彼此的存在,每一天都平凡地一起生活下去。
时光如流水一般平缓清澈却又熠熠生辉。
我想这大概就是我想表达的。
祝阅读愉快。

萤火(2)

-主cp岛凉
-幼驯染设定,中岛大山田3岁

“一直以来,我都是真心喜欢你的。”
“我也是啊。”

2.

-

中岛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他看着窗外漫天夕色,只觉得那片似乎要烧起来的热烈的红映在眼中分外刺目。于是他站起身,拉上了窗帘。
看着骤然暗下来的室内,他心头突然涌上来无边的凄怆。
最后一次见山田,就是这样的夕色。
想到这里,他捂住脸,身子松了劲,颓然坐了下来。
就算过去了七年,还是难以忘记他啊。

-

他看着山田眼中的光芒渐渐暗淡下去。
“山ちゃん原来是知道我的心意的啊……”中岛苦涩地微笑,“那山ちゃん呢,也怀着和我一样的心情吗。”
“你是知道的呀。”
相对无言的沉默横垣在二人之间。中岛深深地注视着山田,仿佛要看进他的眼眸深处去。
纷飞的萤火熄灭了,可是山田的瞳孔依旧亮晶晶的,如同月光照耀下的闪着细碎光芒的小小水洼。不知不觉中水洼盈满了水,溢出了两道细细的水痕。
山田哭了。
中岛是最见不得山田哭的。他慌忙走上前,用袖子擦一擦山田面颊上的泪,“别哭了。”他轻声说道,“别哭了。”他把山田揽进怀里,温柔地拍了拍他的背。
山田伏在中岛胸前小声啜泣着,伸手抓紧了他的衣襟,“是明天就要走了吗。”山田带着泣音问道。
“原来你都知道了呀……”
中岛的声音微弱。父母是在半年之前决定举家搬到东京,可是这个决定,在一个月之前才告诉他。他不敢告诉山田,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怕他难过。
更何况,他本来也是不想离开这里的。
“是,明早一早就要走了,大概是不会再回这里的吧。”
中岛一边说着,一边抱紧了他。
“这是我们能一起看的,最后的烟火大会吗?”
“……是。”
山田哭得更厉害了,“东京那里好吗?到那里后要好好的,要交更多的朋友……”
他说不下去了。
“就算交了再多的朋友……可是啊山ちゃん,就算交了再多的朋友,那里也没有你啊。”

「你是我心头永远无法替代的存在啊。」

烟花升起来了,在夜空中炸开绚烂的一朵。
中岛紧紧握着山田的手,静默地看着夜空中泛起的闪亮的涟漪。
“在烟花升起的瞬间许愿,愿望也许就会实现呢。”中岛说道。
“什么——”
“希望能和山田凉介永远在一起。”
“最喜欢山ちゃん了啊!”
中岛的声音被夜空中骤然炸开的花火声响掩住,尾音也被风徐徐吹散。山田仰头只能看见中岛专注呐喊的神情,突然想起来了大概是很久很久以前,两个人在烟火下的对话。

“裕翔许了什么愿望。”
“想和山ちゃん永远在一起呢~”
“笨蛋,愿望说出来就不灵啦。”

山田本来是想问一问中岛许了什么愿望的。
可他突然不想再问了。
反正无论是怎样的愿望,都已经和他无关了。

「那句告白,那句没能说出口的告白,如果说出来了,大概会给你带来负担的吧。」
「我不想成为你的负担。」

他们这样想着。

-

花火大会结束后,中岛和山田依旧在那座木桥上静默地站着。
“我不想走。”
“我不想走。”
“我不想离开你。”
山田抬眸,对上中岛通红的双眼。他喉头哽咽了一下,抱紧了中岛。
“如果以后不能再见到的话,大概就是最后一次抱你了。”
中岛的泪水不可抑制地流了下来。他看不见埋在自己胸口的山田的脸,只能低头,满怀哀伤却又温柔地吻一吻山田的发顶。
“会再见的,我们总有一天能再见面的,相信我。”
“我相信你。”山田埋在他胸口,声音闷闷的,带着哭腔,“我会好好读书考到东京去见你的,你等我。”
“好,我等你。”

浑浑噩噩地回到家,山田来不及多想,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在梦里他仿佛回到了五岁的时候,仿佛回到了第一次见到中岛的午后。
仿佛回到了过去,一切能重来一样。

山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吃午饭的时候母亲一脸担忧地告诉了他中岛家搬去东京的事情,他只是木木地点头,沉默着不说话。
昨夜泪已经流干了,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
饭后母亲交给他一个盒子,说是中岛留给他的。
他依旧神色淡漠地接过,回到房间后却迫不及待地拆了起来。盒子里面是一张字条,和一个针脚缝得歪歪扭扭的扫晴娘。
眼泪一下子就漫上山田的眼眶。

“啊啊,夏天一直下大雨好烦哦,不可以上山捉独角仙了。”
“据说扫晴娘可以让大雨停止,以后我缝一个送给裕翔吧。”
“真的想和这么贤惠的やま结婚啊~”
“笨蛋,别乱讲啊。”

他展开那张字条,上面是中岛的字迹。
「以后我不在了,就让这个扫晴娘来停住山ちゃん生命中的大雨吧。缝得不好,所以希望以后再见面的时候,やま能亲手为我缝一个。总能再见面的。等我。我也会等やま的。」
落款是最喜欢山田凉介的中岛裕翔。
山田握着那张字条哭得喘不上气。泪水滴在上面,「等我。我也会等やま的。」这行字被晕开成一团一团的墨迹。

「等我。我一定会去找你的。」

-

不知道什么时候中岛又沉沉睡了过去。大概是拉上窗帘之后室内过于昏暗,或者是回忆过于伤神。
醒来的时候他发觉手上捏着什么东西。他站起来开灯后,才看见手里握着的,是一个做工精细的扫晴娘。
针脚细密,一看就不是自己的手艺。
那会是谁呢?

「是你吗?」
「可是怎么可能是你呢?」

萤火(1)

-主cp岛凉
-幼驯染设定,中岛大山田3岁

“要一直一直在一起。。”
“我们说好的哦。”

1.

-

“山ちゃん,别睡啦。”
山田从漫长的午睡中醒来,映入眼帘的是少年的清俊面庞。
“都晚上七点啦,午睡睡得真是够久啊。”
他的幼驯染,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中岛裕翔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一边起身拉开了窗帘,傍晚天幕中仿佛烧起来的霞光像河流一样蜿蜒着流淌进来,漫了整间屋子。
尚且迷迷糊糊的山田被中岛拉起来,中岛揉了揉他的脸,眸子专注地凝视着他,“不是说好要去花火大会的嘛,快清醒一点。”
山田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注视着眼前的少年。中岛已经18岁了,他正步入从少年走向青年的阶段,青涩稚嫩的柔软轮廓在渐渐褪去,面上显露出硬朗的线条,身姿也愈发挺拔起来。
真迷人啊。山田想着。

-
他是在五岁的时候认识中岛的。
在搬到新家后,妈妈牵着小小的他到隔壁问好,那是他第一次见到中岛裕翔。
彼时八岁的中岛正在院子里疯跑,额上滴落晶亮的汗珠。在看到白白软软小小的山田之后他停了下来,咧开嘴对着他笑得一脸灿烂,露出了尚未修整的齿列。
“小凉,这是裕翔哥哥哦。来,叫哥哥。”
“お……お兄さん。”
“去和裕翔哥哥好好玩吧。”
山田看着笑容明亮的中岛,意外的,他松开了因为怕生而紧紧扯着妈妈袖子的手。

中岛心花怒放地牵过小团子的手,触感很好,和预想中一样,软乎乎的。
好可爱。真的好可爱。
想一直能和他在一起玩。这是八岁的中岛小朋友当时唯一的愿望。
“山ちゃん,你,你可以以后一直和我一起玩吗!”在和山田腻在一起一下午后,中岛小心翼翼地问道,一张小脸红扑扑的。
“いよ。”得到的是一声奶里奶气的肯定回答。

「神说,要有光。」
「所以你来了。」

-

十年后,山田卧在榻榻米上沉沉地睡着,中岛坐在他身侧,手指缱绻地拂过山田柔软的面颊,细细描摹着他五官的轮廓。
然后他俯下身,充满爱恋地,轻轻地吻了山田的额头。
山田轻轻皱了下眉头,嘤咛了一声,似乎马上就要醒了。
中岛咳了一声,掩去眼眸中的情绪,抓住山田的手轻轻晃了晃。
“山ちゃん,别睡啦。”

-

换好浴衣之后,中岛拉着山田的手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ゆとり?怎么了?这么着急?”
“快点啦要赶不上烟火大会了。”
“可是天还没有黑啊。”
“总之快一点就对啦。”

「永远只想和你一起看烟火的心情该怎样才能让你了解到呢?」

山田不明就里地被中岛拉着跌跌撞撞的向前跑着,他抬头,只能看见中岛的背影和微微泛红的耳根。
他笑了。“裕翔是笨蛋呢。”
“嗯?”
“没什么。”他又轻轻地笑起来,不过笑意很快就消失了。
他们跑到了最适宜看烟火的那座木桥上,中岛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定定地看着他。
两人牵着的手依旧没有松开。
一时间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周遭只有呼吸声响起,脚下有流水脉脉地淌过。

“山ちゃん。”
不知过了多久,中岛终于开了口。
“嗯?”他回过头,便对上山田笑意盈盈的眸子。

晚霞倒映在中岛的瞳孔中,恍若燃烧的火焰。而被他凝视着的山田,就像在火焰中被灼烧的小小人影一样。

他突然不敢继续说下去了。
他害怕他将说出来的话不是山田期望听到的。

山田微微笑着,眼中闪烁的光芒就像夏日树丛中微弱的萤火,一闪一闪的,最终却还是熄灭了。

“裕翔,再不说的话,再不告诉我的话就真的来不及了。”
“告诉我,你喜欢我啊。”

春樱(上)

-主cp岛凉
-年上,上班族岛×高中生凉,年龄差十岁左右
-修改增加了一些内容,所以重新发一下
-新人第一次写文,ooc和bug什么地实在抱歉啦

1.

中岛裕翔是被从窗帘的缝隙中照进来的阳光惊醒的。
今天是难得的可以赖床的休息日,他在柔软的床被间挣扎了好一会儿,才迷迷糊糊地坐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中岛打了个呵欠,便起身拉开了窗帘,打开了窗子。
早晨新鲜湿润的空气与人世的喧哗声一股脑地,充满生机地涌了进来。
这时,他看见窗外邻院的樱花树下,站着一位少年。
少年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的模样,个子不是很高,头微微低着,刘海垂下来,看不清脸。似乎是感受到了中岛的目光,他抬头看向中岛这边,挥了挥手,脸上展露出干净温暖的笑容。
是足以一见钟情的笑容。
中岛在那一瞬间似乎听见了血液顺着细细血管流过耳膜带来的骤然加速的的,沉重的心跳。
真是迷人的少年啊。他兀自感叹着。

尚是早春,樱树上不过是光秃裸露的枝干,可似乎有风传来了樱花开放的细微声响。
“啊啊,春天要来了啊。”

-
少年叫山田凉介,十七岁,因为转学到附近高中的缘故,所以就从家里搬了出来租了隔壁的房子一个人住。这些都是两人熟识了之后,山田讲给中岛听的。
“家里除了我之外还有父母,姐姐还有妹妹。五口人搬来搬去实在是太麻烦啦。”山田啜了一口温热的草莓牛奶,精致得过分的面庞上露出一本满足的笑容。
中岛坐在一边看着他,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融化了。
“山ちゃん一个人住的话,不会害怕的吗?”他问道。
“害怕什么的,才不会哦,我可是马上就要成年的高中生。”山田抬起眼睛一本正经地看着他。
“可是总会感到寂寞的吧。”
“寂寞的话说不准呢,不过中岛さん看起来胆子很小的样子,一个人住的话肯定会被突然出现的事物吓到的吧。”
「会啊。」
「会被突然闯入生活的事物吓到的。」
「还吓了我一大跳呢。」
中岛看着少年透亮眼眸中闪烁的光芒,内心如是说
然后他揉了揉那颗看起来手感很好的毛茸茸的小栗子,“我胆子才不小,毕竟是比你大的大人呀,我已经二十七岁啦。”
“啊那刚好比我大了十岁,不过看起来完全不像呢。”脑袋圆圆的像一个毛茸茸的小栗子的山田只是轻轻拂去那只揉乱他头毛的手,佯装恼怒地瞥了那人一眼,“就像小孩子一样。”
中岛也只是笑嘻嘻的,不说话,只是又揉了一把。
“要做成熟稳重的二十七岁上班族哦,中岛さん。”
“别叫中岛さん啦,听起来好生硬。”
“那……裕翔さん?”

-
在知道山田的上学时间比自己的上班时间略略早一些后,中岛就常常出门几分钟,这样的话,就能遇见正要出门准备去学校的山田。
早晨的山田身上散发着面包和草莓果酱的香味,发丝在日光下闪着金棕色的光芒,整个人周身充盈着蓬勃的朝气。
那是阳光的气味吧。
中岛向着眼前明亮的少年走去,“山ちゃん,早上好。”
“是裕翔さん啊,早上好。”
说完这句话之后,山田冲着他露出了最温柔、最耀眼的笑容。
那是他最喜欢的笑容。

-
中岛下班回家的时候,会路过山田的学校。
落日的余晖落在晚归的三两学生身上,女孩子耳后垂落的发丝漾着细碎的金色光芒,在和喜欢的男孩子对话时,脸上便烧起夕色的红晕。
夕阳下的山田会更加好看吧。中岛常常这样想。

不过今天当他恰巧在下班回家的路上遇到山田的时候,却没有可以满足他心愿的夕阳了。
空中洒着绵绵不绝的细雨。中岛撑着伞,看见雨中踽踽独行的的山田时,他一颗心提了起来,便匆匆走了过去。
山田的校服外套的肩头已经湿透了,雨水顺着衣襟不断向下摆流去,微微泛着棕色的头发被雨打湿后柔顺地贴在面颊与脖颈上。
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山田回头看去,一双似乎被雨水淋湿的眼睛泛着湿润的眸光,他看着身后将伞举到他身边的中岛,微微扯了一下嘴角,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意,“啊,是裕翔さん呢。”
“やま?”中岛看着神色明显有异的山田,最终只是叹了一口气,什么都没问,只是拉起他的手,将伞更倾向于他那一边。
“来,我们回家吧。”
山田的手躺在中岛的掌心,小小的,手指微微蜷了一下,然后终于回握住了中岛厚实的手掌。

-
中岛把山田带到了自己家里。
先是一杯热茶,接下来干燥舒适的毛巾,又来换洗的衣物(中岛os:“虽说不太合身但总比穿湿衣服强呀。”)
在山田终于被中岛打理得遍体清爽后,他看着中岛还在滴水的发梢和湿透的半边肩膀皱起了眉头,“裕翔さん也应该去洗个澡啊不然会着凉的吧。”
“但是やま……”
“少废话,快去呀,你如果生病了肯定是让我这个害你生病的人照顾,快去呀。”
“……”中岛还是欲言又止。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没事的,你放心吧。”末了山田又补上一句,“真的。”
中岛点点头,在准备进盥洗室的前一秒,他听见身后传来微弱的声音。
“今天,谢谢你了。”
“没事的,如果……”中岛转过身走回少年身旁,揉了揉他的头发,然后轻轻抱了他一下,“如果やま,やま需要我的话,我一直都在哦。”

「希望总有一天我能成为やま能敞开心扉,能依赖的存在吧。」
「我最终会是他身边的什么人呢?」
中岛闭上眼,任由花洒喷射出的温热水流在脸上肆意淌过。

-
几日过去后,山田就变回了那个依旧爱说爱笑的,笑容明亮的山田。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也绝口不提。
而中岛也绝不再问。

“诶裕翔さん居然不会做饭的吗?”
面对山田的惊讶,中岛只能点点头表示默认。
“那裕翔さん平时都吃什么???”
“外卖,泡面,路边的小摊,定食屋,还有我做的……黑暗料理。”中岛的声音渐渐微弱下去。
听着他这样说,山田忍不住ふふ地笑了起来。“你平时就吃这些东西吗?”
“那山ちゃん要给我做好吃的吗?”中岛瞬间开启星星眼模式,说话的声音瞬间也变得奶里奶气了起来。
“我没有说过哦。”
(星星眼)
“……不要。”
(星星眼)
“……好吧。”
“明明我比你小十岁为什么反过来我还要来照顾你呀。”
“裕翔さん你是小孩子吗???”
在山田接二连三的吐槽声中,中岛把他推进自己家的厨房,然后把围裙套在他身上,细致地帮他系好身后的带子。
“山ちゃん我的饭就拜托你了!”
“……快出去啦,邪魔。”

中岛发誓,他替山田系好围裙带子的时候,他看见山田的耳朵,红了。

“山ちゃん做的料理最好吃了!”
山田端着味增汤出来的时候,看见中岛对着桌子上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欢呼雀跃,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没有那么夸张啦,都是些很简单的菜,味道也就一般。”
“没有啊,都很好吃啊,我很喜欢。”中岛微微收敛起脸上的笑意,神色认真地说道。“做料理的人,我也很喜欢。”
听到他这样说,山田的耳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起来,手心也起了一层汗,滑腻腻的,有些握不住汤碗。
他瞥了中岛一眼,对方坐在那里,脸上尽是高深莫测的笑意。
“我来吧。”中岛起身走过来,接过汤碗,指尖与山田的指尖有短暂的相触,连结的那一瞬间似乎有微弱的电流直至心脏,和骤然变快的心跳声混杂在一起,搅得他脑子里一团乱,使他丧失了思考能力———
然后,他低下头凑上前,吻了山田红欲滴血的耳垂。

山田呆呆站在原地,抬手摸过刚刚被中岛亲吻过的耳垂,上面仿佛还残留着他温热鼻息拂过的微痒,以及他嘴唇的柔软触感。
他不知所措地看着始作俑者,却看见中岛已经一脸泰然自若地坐回到餐桌上,开心地“いただきます”后,便拿起了筷子,瞳孔亮晶晶地看向他。
这算什么啊。他双手捂住自己因为害羞而变得通红的脸。
然后他选择了逃避。
就用那句漏洞百出的,在少女漫中用过无数次的台词——
“我……我家里突然有事,先回去了,改日再见。”

一个月过去了,窗外那棵樱花树的枝丫上,终于,终于结出了小小的花苞。
春天,快要来了。

2.
(中岛视角)

“啊啊,好累。”
这已经是中岛已经在公司加班的第三个夜晚了。
终于敲完了最后一个字,中岛揉了揉酸痛的双眼,伸了个懒腰,将修改好的策划案发到了主管的邮箱里后,起身去拿了一罐咖啡,打算一边等主管的回复一边喝掉它。
本来他已经是揭开盖子的了。

“平时要少喝咖啡啊,就算是工作需要……但是毕竟也对身体不好啊。”

耳畔倏忽响起的,是山田的声音,是他曾说过的话。甚至连他语气中小小的埋怨都原封不动地展现了出来。
想到这里,中岛苦笑了一声,把一口未动的咖啡放到了桌子上。
啊啊,一不注意,满脑子就都是他了啊。

之前中岛常常会想自己对山田到底怀着怎样的感情,是单纯的好奇,被吸引而想要接近,还是其他的什么。那份感情掩在迷雾之后,从前他大概知道是什么,却也只停留在大概的地步。
毕竟一见钟情这种奇妙的存在,自己也不敢轻易相信。
可是和山田相处的越久,他就发现,自己心头的情感愈发地抑制不住了。
「欲しい。」
想要他。
他想要在他面前少年的笑容,生活,一切。
他想要他的全部。
他想要他的人,更想要他的心。

他拂开了那一层云雾,终于知道了那是什么。
是喜欢,是爱意。
是在一见倾心的萌芽之后,便不断抽丝生长,最终缠绕遍布他整个心脏的缠绵情愫。
而让他意识到这一切的,便是他落在山田耳垂上的那个吻,和那一瞬间自己如擂鼓的心跳声。

山田站在树下向他露出的明亮笑容。
山田早晨上学时周身蓬勃的气息。
山田那双湿漉漉的眸子,和那句「ありがとう」
山田穿着围裙的可爱模样。
山田被亲吻时,染上薄红的耳廓脖颈和面颊。
「好き。」
记忆中山田的笑容,在他一遍又一遍的回忆之后,被他心头的温度和炙热的情感慢火煨过后,愈发温暖明亮起来,宛若镀金。

自山田闯入他的生活后,他就从稳重的上班族,变成了小孩子一样的幼稚鬼。
只想要山田看见自己这样的一面。

那一天过后,这一个月里,中岛总觉得山田有意无意地躲着自己。
早晨明明是算好时间出门,也碰不到他,最多只能看见他匆匆而去的背影。
料理也吃不到了。从那以后山田再也没有来过中岛家。不过中岛回家的时候,偶尔能发现自己家的门口常常扔着一袋水果,有时是柠檬,有时是草莓,不过出现最多的是芒果。

“要记得吃水果的啊,真是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呐。”
“水果我是有吃的哦,我很喜欢芒果。”
“也不能只吃一种啊!”

想到这里中岛笑了起来,便拎着水果进了门。
冲洗芒果表皮,切开,剜出果核,剥掉表皮,把果肉切成方块。这样吃起来在他看来确实麻烦,不过一想到山田急急忙忙扔下水果跑掉,目光闪烁,耳根连着面颊一片绯红的可爱模样,麻烦的做法引起的心头不快也顿时烟消云散。
中岛一边这样想到,一边叉了一大块果肉吃。
「甘い。」

是邮件送达的声音把中岛从回忆中扯出来。
「收到策划案了,写的很不错,这样就可以了,辛苦了,明天准你一天假,在家好好休息吧,不用来上班了,领导那边我去说。」
是部门主管发来的。中岛看完后长吁一口气。
明天他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天了。
要不要去找山田呢?会不会太突兀?
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回家。
他看着窗外路灯与车水马龙的灯火烁烁,不由得想起了山田眼中那一湾潋滟的星河。
綺麗。
好き。

“叮。”
是手机收到邮件的提示音。
「裕翔さん,我是山田,想和你说一些事,明天的话,你有时间吗?」
「我有哦,明天什么时候我都有时间,只要是山ちゃん的话,说什么我都会认真听下去。」
按下发送键后,中岛的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
大好きです。

窗外樱树上小小的花苞,终于出现了将要开放的迹象。
是春日将至的气息啊。

3.
(山田视角)

山田把手机砸进了被子里。
「这么多天都没和他说话突然给他发这样的消息是不是太奇怪了?」
「他会回我什么呢?」
「明天他会不会有时间呢?」
「我明天要对他说什么呢?」
“啊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山田整个人趴在床上,脑袋整个都闷在被子里。
“叮。”是被子里手机传来的声音。
收到讯息的提示音打断了山田的碎碎念和满脑子的胡思乱想。他整理思绪,从床上凌乱的被子里捡出手机。屏幕亮起来的那瞬间,中岛的回复跃然眼前:
「我有哦,明天什么时候我都有时间,只要是山ちゃん的话,说什么我都会认真听下去。」
目光逐字逐句掠过后,山田的面颊微微发热。
这个人,这样的温柔,这样的话,是会让人误解的啊。

「那好吧。明天上午九点,我去你家和你说。」
生怕自己措辞不当,又逐字逐句地检查了一遍之后,山田按下了发送键。他看向窗外,中岛家那边仍然是一片漆黑,没有半点灯火的暖意。
不管看了多少次结果都是一样的啊。
是加班还没回来吗?大概有没有好好吃晚饭吧。
山田这样想到,走向了厨房。

于是,晚餐只吃了两个金枪鱼饭团的中岛先生在深夜回家的时候,惊喜地发现了放在门口的一盅尚且温热的蛋羹。

看到窗外属于中岛家那边浓重的黑暗终于被倏然亮起的灯火冲淡,山田松了一口气,爬进了被子里。
可他完全没有睡意。
明天就要去找中岛了,可是他连自己对中岛的感情是怎样的都没有弄清楚。
中岛落在他耳垂的那个吻撩拨得他气息不稳,全身麻酥酥的,似乎有电流从心脏流通到全身一样。因此,直到现在他都没能想通,那一瞬间心的悸动到底意味着什么。
不,心的悸动可能早就开始有了。
他迷糊地回想着两个人相处的时间,中岛的笑容,中岛尚未褪去少年稚气的语调,中岛说过的每一句话。
“山ちゃん。”
“山ちゃん。”
“山ちゃん。”
他们相处的光景,他发现他连中岛嘴角扬起的弧度都记得十分清楚。
是喜欢吗?
为什么会是喜欢呢?

温热的草莓牛奶。
雨后的一把伞,淋湿的半边肩膀。一个轻轻的拥抱。
清爽的笑容。
那一个落在耳垂的吻。
无时无刻的温柔。

「每时每刻,他都在让我为之心动。」

大概……是这样了吧。
模糊的。未知的。难以分辨的——
但是确实是喜欢。
困极了。山田阖上了眼。
这一天,他梦见自己和中岛讲述了一个关于兔子与玫瑰的,长长的故事。醒来后他不记得自己是从哪里开始讲起,可他记得故事的结局。
梦境中的兔子在被玫瑰的刺扎得鲜血淋漓后,最终选择了离开。

「而我们的故事到底会有怎样的结局呢?」
「我的刺比玫瑰的刺要柔软很多呀。」

-
第二天早上九点,山田准时按响了中岛家的门铃。
过了好久,门才打开了。
眼前的中岛面色苍白,眼下黑眼圈浓重,头发乱蓬蓬的,下巴上是一层未剃去的青色胡茬。“山ちゃん,快进来。”连嗓音都变得十分低沉沙哑,说话的时候还带着一阵咳嗽。
“感冒了吗?怎么搞的。”
“大概是昨晚加班太晚外加吹风的缘故吧。”
看着中岛憔悴的模样,山田的心不由得一紧,“二十七岁的人都不知道怎么照顾自己吗。”
“我去给你煮一点姜汤喝。”他假装若无其事地准备走向厨房,留给中岛一个看似平静的背影。下一秒,却被中岛抓住了手腕。
“还是先说完事情再去吧。”
“我的事不急,还是先让你喝完一碗姜汤,然后暖暖地睡一觉再说吧。”
“……やま。”
“我……我去煮姜汤了,你先躺下休息去。”
紧紧地握着他手腕的那只手这才松开。

看着中岛乖乖喝完一大碗热姜汤缩在被子里舒服地打了个呵欠,山田这才略略放心。
“好好睡一觉吧,睡醒了应该就会好很多了。”山田说完这句话,瞥见中岛一脸“是不是我睡了你就走了”地担忧神情,只得好笑地补上一句:“放心,我不会走的,等你醒了我还有事情和你说。”
听见这话,中岛才乖乖地闭上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中岛均匀绵长的呼吸声传来,山田知道他睡熟了,便放心大胆地开始端详他的睡颜。
中岛紧闭着双眼,纤长的睫毛落在面颊上,随着呼吸的节律微微颤动。不得不说他生了一张十分英俊的面庞,轮廓硬朗,棱角分明。
大概是十分受欢迎的长相吧。山田想道。
山田的目光落在他眼下的那颗泪痣和上唇的疤痕上。
心痒痒的,像有一根羽毛在撩拨他的心脏。
他咽了一口口水。
反正……反正他已经睡熟了,什么都不会知道的。
他这样想着,凑上去,伴着自己骤然加快的心跳,吻上了那颗泪痣。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可唇上传来的柔软的皮肤触感是真切的。
这一切都是真的,不是虚幻的梦境。

「我喜欢的人就在我眼前安睡着。」
「不论梦境中故事的结局如何,他现在都在这里。」

鬼使神差的,他再次凑上前,吻住了中岛上唇的那一处疤痕。

山田没有注意到中岛绵长的呼吸声是在什么时候悄然静了下来。
他没有注意到身旁的人掩藏在被子下攥紧床单的手指。
同样,他也不会注意到,当他吻住中岛上唇疤痕的那一瞬,中岛倏然睁开的双眸。

「你对我,也怀有同样的心意吗?」

窗外的樱花树上,第一朵樱花悄无声息地,开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