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金体学徒,新人文手,日常乱写,更新随缘。

补一张

有生之年一定要写出来

写文的手蠢蠢欲动

用什么设定来把这个感觉写出来好呢

Tasty(1END)

-主cp岛凉

-《缓缓》系列,所以说仍然是无脑甜饼

-Tasty U的产物

-我还没考驾照所以是不会有车这种东西的


-


「愛したい。」


山田靠在椅子上轻轻哼着歌,声音刻意带了一丝魅惑。他用身体打着拍子,一边前后摇摆,一边装作不在意的样子用余光扫了一眼身后的人。

只见中岛在专心地调试着相机,似乎并没有听见的样子。

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他气呼呼地嘟起了嘴,放下捧在手里的水杯便起身出去了,一次都没有回头。

所以他没有看到在他开门出去的时候,中岛看向他背影的一脸意味深长,和微微扬起的嘴角。


其实中岛是一直在听山田唱歌的,自然也一直在瞄着他随拍子轻轻摆动出柔软弧度的...

萤火(3)

-主cp岛凉
-幼驯染设定,中岛大山田3岁

“我找不到你了。”
“我在那里等了很久,可是我不能再等下去了。”
“我想见你,所以我来找你了。”

3.

-

山田跪坐在榻榻米上聚精会神地缝着一个扫晴娘,脚边堆着断掉的丝线和缝制不佳的次品。
三年过去了。也不知道他在东京怎么样了。

这三年里,山田为了考上东京的大学,拼了命地读书。他不是特别聪明努力的人,可是为了那个潜藏在心头的,小小的愿望,他加倍地努力着。所幸如他所愿,可以去东京了。
可以有机会见到他了。

在中岛还没离开的时候,他就常常听他说起东京的见闻。
在无数个慵懒的午后,或者月色如波的晚间,两人闲坐在檐下,吃茶点或者合时令的水果,听中岛...

缓缓(1END)

-主cp岛凉
-无脑短小甜饼,非常碎碎念的流水账
-两个人平凡的一天

-

因为通告的缘故,今天中岛醒得格外早。
清晨四点,他醒来的时候,山田还窝在他的怀里睡得正沉,时不时地咂一下嘴,发出一声梦呓。
蒙着雾气的日光从窗帘的缝隙渗进来,悄然地拢在他的脸上。中岛看着他在朦胧光线下显得愈发白皙的皮肤和随着呼吸轻轻颤动的纤长睫毛,心下一片柔软。
「你能在我身边真是太好了。」
他吻了一下怀中熟睡的恋人,便动作轻轻地下了床。

-

山田醒来的时候身边空落落的,他伸手拂过被褥,早就没有那人熟睡时的温热了。
他抬头看了看时钟,才不过七点。
那家伙今天起来的格外早啊。
他随手扯过床边叠得整整齐齐的中岛的睡...

回归老本行
文案出自《天地缓缓》

萤火(2)

-主cp岛凉
-幼驯染设定,中岛大山田3岁

“一直以来,我都是真心喜欢你的。”
“我也是啊。”

2.

-

中岛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
他看着窗外漫天夕色,只觉得那片似乎要烧起来的热烈的红映在眼中分外刺目。于是他站起身,拉上了窗帘。
看着骤然暗下来的室内,他心头突然涌上来无边的凄怆。
最后一次见山田,就是这样的夕色。
想到这里,他捂住脸,身子松了劲,颓然坐了下来。
就算过去了七年,还是难以忘记他啊。

-

他看着山田眼中的光芒渐渐暗淡下去。
“山ちゃん原来是知道我的心意的啊……”中岛苦涩地微笑,“那山ちゃん呢,也怀着和我一样的心情吗。”
“你是知道的呀。”
相对无言的沉默横垣在二人之...

萤火(1)

-主cp岛凉
-幼驯染设定,中岛大山田3岁

“要一直一直在一起。。”
“我们说好的哦。”

1.

-

“山ちゃん,别睡啦。”
山田从漫长的午睡中醒来,映入眼帘的是少年的清俊面庞。
“都晚上七点啦,午睡睡得真是够久啊。”
他的幼驯染,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中岛裕翔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一边起身拉开了窗帘,傍晚天幕中仿佛烧起来的霞光像河流一样蜿蜒着流淌进来,漫了整间屋子。
尚且迷迷糊糊的山田被中岛拉起来,中岛揉了揉他的脸,眸子专注地凝视着他,“不是说好要去花火大会的嘛,快清醒一点。”
山田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注视着眼前的少年。中岛已经18岁了,他正步入从少年走向青年的阶段,青涩稚嫩的柔软轮廓在渐渐...

春樱(上)

-主cp岛凉
-年上,上班族岛×高中生凉,年龄差十岁左右
-修改增加了一些内容,所以重新发一下
-新人第一次写文,ooc和bug什么地实在抱歉啦

1.

中岛裕翔是被从窗帘的缝隙中照进来的阳光惊醒的。
今天是难得的可以赖床的休息日,他在柔软的床被间挣扎了好一会儿,才迷迷糊糊地坐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中岛打了个呵欠,便起身拉开了窗帘,打开了窗子。
早晨新鲜湿润的空气与人世的喧哗声一股脑地,充满生机地涌了进来。
这时,他看见窗外邻院的樱花树下,站着一位少年。
少年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的模样,个子不是很高,头微微低着,刘海垂下来,看不清脸。似乎是感受到了中岛的目光,他抬头看向中岛这边,挥...

碎碎念。

© 临舟子 | Powered by LOFTER